背包.jpg

那一天,我在接待完幾乎所有的客人後,便整理一些北吉光該補充的物資,便這麼騎著車採購去了。

途中,因為一通電話,我靠著一邊停著車,脫下安全帽,一肩擱著手機、一邊說著話。

「你好小姐,我這邊有一位外國少年想要住宿,請問你們還有床位嗎?」我一邊查看著手機、一邊回應著說有有有,
中間好多車輛駛疾而過,我得一手摀著手機,確保客人能夠聽完全我的聲音。
「...,哎呀~不過今晚我們剩下最後一張床位了喔~」我說。
「阿...,是這樣的,我現在方便送他過去嗎?」手機那一頭,聽起來是位熱切的客人。
「不過,我剛好出門呢...,大概這個時間點趕不回去喔~大姊你要不要考慮預定別家呢?」我想著已安排好的採購行程,為了避免彼此等待造成的無形壓力,我決定適時的放手。
「小姐沒關係,我們願意等你!」電話那一頭的誠意,使我只能接受下了。

/
當我騎車採購回來時,見到了在門外也剛停好車的他們,便直截的招呼去。
「小姐,其實是這樣的,這位年輕弟弟因為旅費不夠,我看他今晚像是要睡在公園的樣子,心中某塊實在過意不去,我也有兒子阿...,像他這樣也很勇敢,一個十七八歲的外國人自己在異地旅行,就想說招待他住一晚~」那位大姊,一邊仔細地說明、一邊不時地望著那位日本少年。
我一瞥眼那位少年,心中一些感覺浮上來,
「大姊,年輕人既然要出來旅行,就得知道他們需要面對這些事情,看似挑戰的事情,或許對他們的人生歷練也挺好的阿!」

「哀,我也不是隨便就會幫人的,是跟這位年輕人聊天的時候,想他也怪乖巧的,我們台灣人能夠幫上一忙,不也挺好?我只是一直想到我的兒子阿,我怎麼捨得他睡公園?」大姊急迫地說著,那位少年只是一直望著大姊,心中似乎許多感慨。

「真的很謝謝你,我也真的不知道能夠做些甚麼...,」那位日本少年開口說話了,

「沒關係,你就把這份感謝的心,繼續傳給需要幫助的人吧!」大姊面對著那位日本少年,安慰的說著。

「是阿,你也確實沒辦法立刻能做些甚麼,就收下這份心意吧!你也只能收下了,不然就要回去睡公園囉?」我邪惡的調侃著那位少年,
「不過就是要好好記住,要將這份心意,繼續地傳承下去就好了!」話說完後,我跟大姊說明了房費,
大姊掏出了錢,遞上給了我;少年始終看望著,
而我大方地接收下大姊的錢,一邊又是望著那位少年,

「不用覺得不好意思,有人秉持著善的念頭給出,你就秉持著感謝的念頭收下。這是一個好的流動,好的流動創造出好的緣分;你不收下,就會卡在這裡,多可惜?」我鼓勵著那位少年,少年似乎比較不難為情了,咧著開嘴,對著那位大姊,展開笑意。

少年依舊是有些靦腆與難為情,
我多想要繼續跟他分享道:「年輕人,不要覺得自己是『被受幫助』的人;你其實也在『幫助』那位大姊,你需要接受,大姊才能成功地感覺到自己那份『給出』的美好感覺。」

幫助與被幫助,其實是同一樣的阿。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花蓮北吉光輕旅 的頭像
花蓮北吉光輕旅

北吉光輕旅.花蓮 青年旅館 背包客棧 / Bayhouse Comfortel Hualien Hostel (花蓮火車站青年旅館)

花蓮北吉光輕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